欢迎来到名人娱乐-注册-登录-地址

如何理解300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商品清单——江海证券债券基本面系列专题之六2019-8-23

正文:

  总的来说,3000亿清单中资本品和消费品占比较高,美国此张商品清单对中国进口的依赖度明显上升,说明此次加征关税对我国的负面冲击要小于此前几轮,对美国的负面作用则会进一步加大,这也是美方宣布推迟加征关税至感恩节购物季后的主要原因。根据此前几轮加征关税后我国对应商品出口的情况,假设美方按计划加征关税,我们预计3000亿清单对我国出口的压力主要集中在明年上半年,将直接拉低我国出口1.9个百分点,但考虑到加征关税对其他国家经济的间接影响,其对我国出口的拖累程度可能更大。从此前的情况看,虽然贸易摩擦升级对我国会有出口一定负面影响,但由于净出口占GDP的比重很小,因此对经济增长影响相对可控,对经济悲观预期的影响也在不断淡化。此外,加征关税对美国工业、消费的负面影响不小,未来也不排除特朗普因美国经济下滑而再次延后甚至取消加征关税。

  二、四张加征关税商品清单的构成及其影响

  我国出口最多的商品类别是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与进口情况类似,在HS编码的22类产品中,2018年我国出口的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的规模也是最大的(1.1万亿美元,44%)。这其中手机、计算机及其部件、集成电路出口最多,2018年我国分别出口了1756(7.1%)、1720亿美元(6.9%)和846亿美元(3.4%)。与此同时,我国还出口了大量的纺织服装(2672亿美元,11%)、家具玩具等杂项制品(1707亿美元,7%)、塑料及其制品(1028亿美元,4%)、鞋帽伞(620亿美元,2%)等劳动密集型产品。此外,我国以钢材为代表的贱金属及其制品也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出口规模也很大(1875亿美元,8%)。

  从以上对加征关税清单涉及的商品构成的分析中我们发现,美方加征关税的意愿“中间品>资本品>消费品”,且美倾向于优先选择对我国打击较大且美方自身受损较小的品种,这就意味着,这几轮加征关税对我国的冲击应该是递减而对美国的负面作用是递增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加征关税的时间与加征商品对我国的依赖度之间存在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于2018年7月6日生效的340亿美元商品清单对我国的平均依赖度仅为6.7%,而3000亿美元最初的清单对我国的平均依赖度达到44.4%。

  也就是说,我国出口目前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主要为两大行业:机电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前者属于两头向外的产业内贸易,既大量进口又大量出口,进口的大多是原材料及集成电路为代表的比较核心的零部件,出口的主要是手机、计算机等消费品及工业机械等资本品。2017年我国机电产业在全球的市场份额约为24%,远高于德国和美国的9%,但就像上文提到的,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为加工装配的产值,而非我国的自主研发。后者是我国传统的优势产业,虽然近年来受人力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我国在这些行业的市场份额有所下滑,但仍遥遥领先第二梯队的印度、越南等国。2017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出口占到全球总贸易的35%,远高于印度和越南5%的出口份额。

  当然,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加征关税对美国工业、消费的负面影响也不小,未来不排除特朗普因美国经济的下滑而再次延缓甚至取消加征关税。从美国制造业PMI和个人消费支出的角度看,两者近一段时间的极大值都出现在2018年8月,这意味着在9月2000亿清单开始加征关税后,美国的工业和消费整体都出现了明显下滑。而且由于2500亿清单中中间品和资本品的占比较高,工业受到的影响很大,美国制造业PMI直接从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位61.3下滑到荣枯线附近,2019年8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更是为2009年以来首次跌破50。

  换句话说,最初公布的30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中,有很大一部分商品美国很难找到进口替代,这也是美方宣布推迟加征关税至感恩节购物季后的主要原因。根据我们的测算,在3000亿美元清单中,约有41%的商品(按金额计,下同)将被按时加征10%的关税,有59%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时间点将推迟至12月15日,1%的商品暂不加征关税。其中,USTR公告里提到推迟加征关税的商品主要包括了手机、电脑、显示屏、玩具、鞋、纺织服装品等消费品,但实际上其中也包含了大量的资本品,这些商品的共同之处在于其对中国的进口依赖度基本都在75%以上,推迟加征关税的商品对中国的加权平均依赖度甚至达到了87%。这意味着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对这部分商品的需求弹性比较小,我国出口企业能把更多的关税负担转嫁给美国,从而较大程度地提高了消费和投资的成本。暂不加征关税的商品主要为冷冻鱼片,钡、锆、锗等金属化合物,起重机、儿童安全座椅等,其中也有近一半商品对中国的进口依赖度在50%以上。

  在拆解贸易清单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我国目前的进出口商品结构。

  首先是对我国出口的影响。一方面,“抢出口”效应确实存在,表现为加征关税前几个月对应商品清单的出口小幅回升。另一方面,加征关税4-6个月后其对出口的负面作用基本显现。假设美方按时加征关税,考虑到延后加征关税商品的抢出口效应,3000亿清单对我国出口的压力主要集中在明年上半年,预计将直接拉低我国出口1.9个百分点,但考虑到间接影响,其对我国出口的拖累程度可能更大。图17是美国从我国进口额的当月同比增速(为便于阐述,下文从我国对美出口的角度来进行分析),我们很明显能看到正式加征关税之后我国对美相应商品的出口出现了明显下滑,目前我国对美加征关税的2500亿美元商品出口同比均转负。2019年6月我国对美出口的340、160、2000亿清单中商品同比增速分别为-38.9%、-46.8%和-32.6%。在这里我们发现“抢出口”效应是确实存在的,在美方公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至清单正式生效期间,我国对美国这部分商品的出口同比增速明显回升,这个效应通常会在加征关税后消失。从3000亿清单商品的表现看,美国在5月中旬公布了这一清单,随后该类商品的出口同比增速上升,正是“抢出口”在发生作用,如果9月1日美国按时加征关税,我国这些产品对美出口或将面临进一步的下滑。当然,考虑到美国对3000亿清单商品的依赖度较高,其出口回落的幅度或将小于此前几轮,事实上2000亿清单商品出口回落的幅度整体要低于500亿清单。从前几次加征关税的经验来看,加征关税约4-6个月之后其对出口的负面作用释放较为充分,而2000亿清单商品加征关税4-6个月后的出口增速较清单公布时回落了30%左右。我们假设美方按时加征关税,考虑到暂缓加征关税的商品的“抢出口”效应,年内3000亿清单商品出口增速回落有限,压力主要集中在明年上半年。预计这部分商品的出口增速较目前回落20个百分点,则会拖累我国对美出口约9.7个百分点,拉低出口约1.9个百分点。当然,除了直接影响以外,加征关税还会通过降低产业链运行活跃度等方式拖累各国的经济表现,从而进一步减少我国的出口。除美国外,目前大陆对欧盟、日本和中国香港出口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我国对美出口的结构与整体出口结构类似,机电产品占比近半,劳动密集型产品约占1/5,钢铁制品、光学照相等设备、有机化学品出口规模位居前列。

  一、我国的进出口商品结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屈庆债券论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部分我们首先来对比前三张340亿、160亿与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以下简称xx亿清单)与这一次的3000亿清单在构成上有何区别,再根据前三轮加征关税的影响来估算3000亿清单可能会带来些什么。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过去几轮加征关税的影响。

  主要内容:

  340亿和160亿清单所涉及的商品中有70%-80%为机电产品,一是因为我国对这些产品的出口规模较大,二则与美国为防止我国在这些高新技术领域弯道超车有关。由于2000亿美元约占我国2018年对美出口的40%,因此这张加征清单涵盖的商品类别明显要广于500亿的清单,而且对我国具有相对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等消费品及钢铁制品等中间品的加征规模明显提高。3000亿清单中机电产品新增了手机、电脑等消费品,劳动密集型产品占比进一步提升至34%,同时还增加了大量资本品。

  换句话说,最初公布的3000亿美元商品清单中,有很大一部分商品美国很难找到进口替代,这也是美方宣布推迟加征关税至感恩节购物季后的主要原因。根据我们的测算,在3000亿美元清单中,约有价值41%的商品将被按时加征10%的关税,有59%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时间点将推迟至12月15日,1%的商品暂不加征关税。推迟加征关税的商品主要包括了手机、电脑、显示屏、玩具、鞋、纺织服装品等消费品与大量资本品,这些商品的共同之处在于其对中国的进口依赖度基本都在75%以上,推迟加征关税的商品对中国的平均依赖度甚至达到了87%。这意味着美国的企业和消费者对这部分商品的需求弹性比较小,我国出口企业能把更多的关税负担转嫁给美国,从而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美国消费和投资的成本。

  当然,国内资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加征关税对美国工业、消费的负面影响也不小,未来不排除特朗普因美国经济的下滑而再次延缓加征关税。根据计算,已执行的2500亿清单中,中间品约占50%,资本品约占31%,消费品约占18%。一方面,中间品是工业生产的原材料,而资本品主要指协助生产的机器设备,从中国进口的中间品和资本品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会拖累美国企业的投资与生产;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出口的消费品依赖度较高,从中国进口的消费品减少也将不利于美国的消费支出增长。从美国制造业PMI和个人消费支出的角度看,两者近一段时间的极大值都出现在2018年8月,这意味着在9月2000亿清单开始加征关税后,美国的工业和消费整体都出现了下滑。而且由于2500亿清单中中间品和资本品的占比较高,工业受到的影响很大,美国制造业PMI直接从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位61.3下滑到荣枯线附近,2019年8月Markit制造业PMI初值更是为2009年以来首次跌破50。因此,未来也不排除特朗普会因为美国经济的下滑再次延缓3000亿关税清单的执行甚至取消之前加征的关税。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过去几轮加征关税的影响。首先是对我国出口的影响。一方面,“抢出口”效应确实存在,表现为加征关税前几个月对应商品清单内商品出口小幅回升。另一方面,加征关税4-6个月后其对出口的负面作用基本显现。假设美方按时加征关税,考虑到延后加征商品的抢出口效应,3000亿清单对出口的压力主要集中在明年上半年,预计将直接拉低我国出口1.9个百分点,但其通过降低产业链运行活跃度等方式拖累各国的经济表现,从而进一步减少我国的出口的间接影响也不容忽视。

  我国对美出口的结构与整体出口结构类似,机电产品占比近半,劳动密集型产品约占1/5,钢铁制品、光学照相等设备、有机化学品出口规模位居前列。再来看看我国对美出口的情况,这里我们更细化一些,将HS编码的二级共98章商品按照2018年出口额降序排序得到图5。2018年我国对美出口中(为了与下文对照,这里使用美国公布的进口数据),共有1520亿美元(28%)的电气设备(主要包括手机、集成电路、显示器、雷达、电动机发电机等),有1164亿美元(22%)的机械器具(包括电脑、办公机械如打印机,农业机械如割草机,工业机械如起重机、钻探机械、炼钢用的转炉等,以及空调、冰箱等家用电器)。此外,家具(6%)、玩具(5%)、塑料及其制品(4%)、服装(3%)、鞋靴(3%)等劳动密集型产品也合计约占我国对美出口的20%左右。汽车、钢铁制品、光学照相等设备、有机化学品的出口规模都排在了前十。将上述产品重分类为中间品、消费品和资本品,2018年我国对美出口中有38%是资本品,32%是中间品,28%是消费品,其中我国具有相对优势的是最终产品中的资本品和消费品。

  从2018年7月6日美国正式对我国向美出口的34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以来,至今为止美国已对我国约2500亿美元的对美出口商品加征了25%的关税。按照USTR的安排,预计在9月1日和12月15日还将有价值约1100亿与1600亿美元左右的出口商品被加征10%的关税。如何理解美国延后关税加征?加征关税会对我国出口产生何种影响?本文是基本面系列专题的第六篇报告,我们来详细看看美国这几张加征关税商品清单的一些细节。

  我国进口最多的商品类别是机电产品和矿产品。在HS编码的22类产品中,2018年我国进口的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的规模最大(7231亿美元,34%),矿产品次之(4909亿美元,23%)。从海关总署公布的进口重点商品2018年的进口金额来看,机电产品的进口中有近一半是集成电路(3120亿美元,15%),此外,自动处理设备及其部件(主要指计算机)进口规模也较大(329亿美元,2%)。矿产品主要包括原油(2402亿美元,11%)、铁矿(755亿美元,4%)、铜矿及铜材(698亿,3%)、天然气(384亿美元,2%)等商品。此外,我国进口了大量塑料等化工品,汽车等运输设备。

  最初的340亿和160亿清单所涉及的商品中有70%-80%为机电产品,一是因为我国对这些产品的出口规模较大,二则与美国为防止我国在这些高新技术领域弯道超车有关。根据计算,340亿清单中机械器具(52%)、电气设备(27%)、光学照相设备(14%)、车辆等运输设备及其零部件(9%)等商品占比最高。而160亿清单则主要包括了电气设备(53%)、塑料及其制品(16%)、机械器具(15%)等商品。一方面,从上文中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我国对美出口中有50%是机电产品,限制该行业出口符合美方希望缩减中美贸易差额的诉求。另一方面,该清单中机电产品的占比要明显高于我国整体出口中机电产品所占的比重,且清单主要涉及的是飞机、轮船的发动机、机床、医疗设备等精密仪器,这体现出美方此举也旨在遏制我国机电行业发展。目前我国机电产业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一,虽然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为加工装配的产值,但这也说明我国在机电领域有一定的知识和人才积累,实现弯道超车并非天方夜谭。事实上,美国目前已经公布了八批加征清单的排除商品,排除商品的其中一条审核标准就是是否与“中国制造2025”或其他产业政策密切相关,其含义不言自明。

  一、我国的进出口商品结构

  总的来说,3000亿清单中资本品和消费品占比较高,美国此张商品清单对中国进口的依赖度明显上升,说明此次加征关税对我国的负面冲击要小于此前几轮,对美国的负面作用则会进一步加大,这也是美方宣布推迟加征关税至感恩节购物季后的主要原因。根据此前几轮加征关税后我国对应商品出口的情况,假设美方按计划加征关税,我们预计3000亿清单对我国出口的压力主要集中在明年上半年,将直接拉低我国出口1.9个百分点,但考虑到加征关税对其他国家经济的间接影响,其对我国出口的拖累程度可能更大。从此前的情况看,虽然贸易摩擦升级对我国会有出口一定负面影响,但由于净出口占GDP的比重很小,因此对经济增长影响相对可控,对经济悲观预期的影响也在不断淡化。此外,加征关税对美国工业、消费的负面影响不小,未来也不排除特朗普因美国经济下滑而再次延后甚至取消加征关税。

  3000亿清单中机电产品新增了手机、电脑等消费品,劳动密集型产品占比进一步提升至34%,同时还增加了大量资本品。虽然在这张商品清单中机电产品52%的占比中规中矩,但从结构来看,消费品的比重进一步提升,纳入了手机、电脑等我国出口规模较大的品种,2018年仅这两项商品的出口就占到了我国对美出口的15%。与此同时,这张关税清单中还包含了大量纺织服装品(14%)、玩具(10%)、鞋靴(5%)、塑料及其制品(4%)等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约占商品清单总规模的34%左右,这个占比明显要高于前三张商品清单。

  我们再从依赖度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将2018年美国从我国进口的商品A规模/美国商品A总进口量定义为商品A对我国的进口依赖度,并以各商品清单中2018年美国商品A的进口额为权重计算了四张加征关税清单对我国的加权平均依赖度,发现加征关税的时间与其对我国的平均依赖度存在明显的正相关关系。于2018年7月6日生效的340亿美元商品清单对我国的平均依赖度仅为6.7%,而3000亿美元最初的清单对我国的平均依赖度达到了44.4%。

  我国进口最多的商品类别是机电产品和矿产品,出口最多的是机电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我国出口目前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主要为两大行业:机电和劳动密集型产业,2017年我国机电和纺织服装行业的市场份额均为全球第一 。前者属于两头向外的产业内贸易,进口的大多是原材料及集成电路为代表的比较核心的零部件,出口的主要是手机、计算机等消费品及工业机械等资本品。

  从以上对加征关税清单涉及的商品构成的分析中我们发现,美方加征关税的意愿“中间品>资本品>消费品”,且美方在拟定清单时倾向于优先选择对我国打击较大且美方自身受损较小的品种,这就意味着,这几轮加征关税对我国的冲击应该是递减而对美国的负面作用是递增的。一方面我们观察到前两轮500亿清单中,机电、光学医疗、汽车、航空航天产业的资本品、中间品占据了大多数,2000亿清单大头是中间品(49%),3000亿清单大头是资本品(46%)。而消费品在2000亿清单中才出现(占整张清单规模的22%),到3000亿清单中消费品已经占到总加征规模的40%。考虑到我国在资本品和消费品领域的竞争力更强,这也就意味着后两张关税清单对美国的冲击较前两张要大得多。

  由于2000亿美元约占我国2018年对美出口的40%,因此这张加征清单涵盖的商品类别明显要广于500亿的清单,而且对我国具有相对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20%以上)等消费品及钢铁制品(4%)等中间品的加征规模明显提高。其中,机电产品占比仍然最高,约占该商品清单总规模的45%(电气设备25%,机械器具20%)。值得注意的是,这张商品清单中我国具有领先优势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的规模明显提高,占到了清单总规模的20%以上,主要包括家具灯具(15%)、皮革箱包(3%)、塑料及其制品(3%)等。此外,对91亿美元的钢铁制品(4%)加征关税,而2018年我国对美出口的钢铁制品仅为132亿美元。

  二、四张加征关税商品清单的构成及其影响

,,
posted @ 19-09-09 08:4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名人娱乐-注册-登录-地址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